漳州政府网漳州政府网是(scaredoutofyourmind.com);频道包含爆料新闻、国际新闻、娱乐新闻、社会新闻、热点新闻、国内新闻等。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军事新闻 > 《白先生》叶国威以曲会友
《白先生》叶国威以曲会友
发布时间:2018-10-25 10:24:04

摘要:想起白先生曾说过2005年青春版《牡丹亭》首次在北京大学演出时,北大的学生有95%以上从未接触过昆曲,十多年过去了,经过白先生的努力,显然有巨大

那年暑假,我将汤显祖的《临川四梦》读完。而有一回,系里老师趁梅葆玖先生等人来台湾时,请了他们和我们作一场演讲。梅先生他们的专业与亲切,使我对京剧的唱念做打有了深刻的了解。后来朋友给了我一卷梅兰芳先生的《牡丹亭·游园惊梦》,录像中的梅郎身形早已不是当年袅袅婷婷的梅郎,毕竟已六十高龄,然他的身段与唱腔依旧迷人。而我从此成了“梅粉”,对京戏和昆曲更着迷了。

2003年1月,我在台北新舞台看“中国昆曲名家经典名剧汇演”,散场时巧遇白先勇先生。白先生一向听昆曲,听说只要有公演,无论在大陆、香港,或是台北,他一定会去看。那天夜里看到白先生,完全是意料中的事。我除和白先生合影外,先生还为我签名,并写下美国通讯地址和电话及“以曲会友”四字赠我。而魏子云先生也来看戏,他在我的留言本中写下“宇宙之大,乞巧之多,实在人生,大都在宇宙时间之撮合,俗谓得者则其主也”给我留念,那年先生八十六岁。尔后,虽和魏先生有书信,其间先生还为我所藏张大夏国剧人物“取洛阳”题了诗塘,说明汉光武帝中兴事。然直到2005年底先生逝世,我们始终未曾再一见,总感到。

至于白先生,一别之后,十多年间,我们曾在几个公开见过。有一次在夏志清先生逝世后出版了一本《夏志清夏济安书信集》,他的夫人王洞从纽约到台北来,在“中研院”为这本书举办会,当时白先生也来,因为他是夏济安先生的高足,与志清先生亦师亦友,夏先生曾言:“白先勇是当代短篇小说家中少见的奇才。”当天我拿了晨钟初版的《台北人》请白先生签名,他一边签一边说,连他自己也没有这个版本……

及最近一次见到白先生,是今年七月中旬在天津南开大学举办的一场“校园传承版《牡丹亭》专场演出”上,这是白先生特意为“庆祝叶嘉莹先生94岁寿诞”。

那天晚上,学生中心表演厅内座无虚席,年轻人占了大多数。想起白先生曾说过2005年青春版《牡丹亭》首次在北京大学演出时,北大的学生有95%以上从未接触过昆曲,十多年过去了,经过白先生的努力,显然有巨大。在开演前二十多分钟,叶先生因年事已高,坐在轮椅上,由工作人员抬至贵宾席,坐在白先生的右边。白先生拿着场刊向叶先生解说,这出《牡丹亭》中的柳梦梅和杜丽娘,分别有四人扮演,是来自不同的16所大学,横跨文理学院。叶先生频频点头,对白先生的用心,表示。

这传承版,与青春版《牡丹亭》,当然相提并论,然而以他们全非昆曲专业,却能唱念做作到位,已非一般,可见学员在苏昆的四次集训中之努力与辛苦。诚如宁宗一先生所说:“今晚的表演是‘诗与美的结合’。”

当整出表演完谢幕后,工作人员推出一个大蛋糕,上有双燕、杨柳、几朵荷花、红色大寿字,及以糖浆写了一首叶先生的诗:“结缘卅载在南开,为有荷花唤我来。修到马蹄湖畔住,托身从此永无乖。”大家地为叶先生祝寿,场面感人。

版权所有:漳州政府网,Copyright ©2018
本站部分论文收集于网络,如有不慎侵犯您的权益,请您及时致电或写信告知,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!